主页 > 历史趣闻 >

围屋蓄家风 笑看世事迁

时间:2019-05-13 19:42

来源:网络整理作者:采集侠点击:

围屋蓄家风 笑看世事迁

围屋蓄家风 笑看世事迁

围屋蓄家风 笑看世事迁

新畲村佘氏围屋。

围屋蓄家风 笑看世事迁

沙排黄氏宗祠。

围屋蓄家风 笑看世事迁

径东张氏围屋老人颤抖地拿着族谱讲着故事。

古建筑之围屋

如果说客家人有独特的生存密码,那么,对他们居住的古围屋进行解构再重构,或许能梳理出一张图谱来获取它们。比如将古围屋按照建筑特色、风水信仰以及祖训等等,将其肢解后再聚合,就能清晰地认识到那是一种独特的存在,千百年来,勤劳的客家人通过它立足在自己方正规矩的人伦世界,同时,将人伦秩序植根于自然万象中,形成一种“万物并存而不相害,道并行而不相悖”的生存法则,这或许就是我们需求的密码。

大亚湾有数十处古围屋,形成一道独特的风景线,南都记者日前实地走访了大亚湾径东张氏围屋、新畲村余氏围屋、沙排黄氏祠堂、老围天水世居等几处,试图在灰色的砖瓦间寻找这些密码,以至于达到我们亲近它们的目的———找到人在其间的定位。

祖训

千秋金鉴张姓家风

径东张氏围屋位于惠州市大亚湾经济技术开发区霞涌街道晓联村径东新楼村小组。

在古围屋的下庭,84岁的老人坐在一把塑料椅子上,手里拿着一本张氏族谱,借着从大门口射进的一束阳光,寻找着自己在宗族中的位置。

阳光里一层细细的灰尘,像一群穿越时空而来的精灵在飞舞,老人布满斑点的大手稍稍一动,这些精灵迅速散去,然后又发着亮光均匀地聚合在阳光里。老人的手指在族谱上自上而下寻找,终于定格在了二十世的位置,那是他的名字,“张柏安”。以他的名字为分界,之前的名字都已成为记忆和传说,所见之时,多少让人有些唏嘘。

在老人的头顶上方,有一块牌子,上面写着“金鉴堂”,在牌子正前方的大梁上有一行字“光绪五年”。“根据族谱,这个房子始建于清光绪五年,为祖公张雲芳所建。”老人轻轻地合上族谱,将它平整地放在膝盖上,用手抚摸着封面说,张雲芳是十七世,张氏大家庭分出来的一支,“金鉴堂是堂号,张姓族人都知道这个堂号。”

根据史料,历史上的名门望族大多有本家族的堂号。高大宽敞的厅堂上,悬挂着书写堂号的匾额,每逢年节喜庆之日,还会在门前挂起书写着堂号的大红灯笼。老百姓谈论某一家族时,喜欢以“某某堂”来称呼,“堂号”多源自本姓祖上某一历史名人的典故或趣闻佳话。

根据传说,“金鉴堂”出自唐朝著名宰相张九龄的故事。唐玄宗为求治国安邦政策,长治久安之计,谕张九龄总结列代治国之经验,他洞察秋毫,明断事理,以犀利之笔综述列朝兴衰存亡之理,成书五卷,玄宗御览,甚为赏识,赐为《千秋金鉴》,作为治国铭言珍藏。“金鉴家风”本此。张九龄任宰相时期群贤依赖,天下仰重,文章风度,冠绝一时,其后人以此作为堂号。

黄氏对联生存之道

径东张氏子孙将家风浓缩在“金鉴堂”三个大字中,供子孙参悟和感怀,这多多少少有些参禅悟道的意味,不悟者即便告诉他们其中奥秘,也参悟不透。与此相比,沙排村黄姓后人则更为直接,子孙后代将家训详细地写在墙上。

“我们也与时俱进,在原来的基础上,一代一代将新观念加了进来,便于后人理解。”黄姓族人告诉南都记者,根据老人们口口相传,当初日本人登陆大亚湾后,来到黄姓宗祠,就没敢将其烧掉,“他们也是人,看到了墙上的一副对联,感到很钦佩,可能是觉得少了可惜。”

当然,黄姓族人所传这件事只是传说,没有实质性证据,难辨真假,但在黄姓族人心目中,那副对联的内容具有崇高的地位。

上联是“学也好,干也好,学好更好”,下联是“创亦难,守亦难,知难不难”这与祖训中的“遇难不缩,励志前冲,刻苦耐劳,自得成功”相得益彰。

据黄氏族谱记载,这座祖屋的主人叫黄景成,乾隆年间的国学生。乾隆二十一年,迁居到沙排新屋,开始在此创业。可想而知,黄氏族人对创业之艰辛有多深的体会,对其中形成的生存之道又有多大的感悟。陈忠实先生所写《白鹿原》中,就直观地描述了白、鹿两家祖上创业的经历,这些经历直接影响了两大家族后人们的行事准则。

【责任编辑:admin】
热图 更多>>
热门文章 更多>>